<rp id="qhdgi"></rp>

  • <tbody id="qhdgi"></tbody>

        <tbody id="qhdgi"></tbody>
      <tbody id="qhdgi"></tbody>
    1. <menuitem id="qhdgi"></menuitem>
      <code id="qhdgi"></code>

        “互聯網+藥學服務”模式的實踐與思考

        日期:2021-09-01    作者:丘九望,余柱立,曾曉華,劉業娜,劉 韜    來源:《中國藥房》2021年17期       分享:

        編者按:為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落實2021年全國宣傳部長會議和全國衛生健康工作會議精神,聚焦中國共產黨成立以來衛生健康事業歷史進程中的重要決策、活動及成果,從不同角度和層面展現衛生健康事業發展的重要成就,我刊特從2021年7月起開設“黨為人民謀健康的100年”專欄,從我刊實際出發,陸續推出一系列我國健康衛生事業與藥學工作結合的相關文章,從而助力提高人民健康水平制度保障、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衛生健康制度。本期專欄文章《“互聯網+藥學服務”模式的實踐與思考》就是在“互聯網+”背景下對智慧藥學服務模式的探索,通過江蘇省中醫院3年來對“互聯網+藥學服務”模式的實踐,例如提供“線下+線上”有機結合的藥學服務等,嘗試開拓藥學服務模式的信息化、智能化路徑,為提升患者滿意度、改善患者用藥體驗提供了有力的支撐。




        “互聯網+藥學服務”模式的實踐與思考


        束雅春,江志偉


        摘 要?目的:探討“互聯網+”背景下藥學服務智慧化發展的新思路。方法:通過江蘇省中醫院“互聯網+藥學服務”模式的探索與實踐,梳理“互聯網+藥學服務”的管理與體會,總結成效,提出新思考。結果與結論:通過3年多以來“互聯網+藥學服務”模式的實踐,該醫院的藥學服務由線下模式轉向“線下+線上”的模式,實行藥品線上配送,提升了患者的滿意度,實現了“醫、藥、患”的無縫對接;探索了海外抗疫藥學新服務,發揮互聯網醫療的藥學服務優勢;體現了藥學服務新價值;推動藥學服務新生態。在“互聯網+”的背景下,要讓“三管齊下”(管好處方、藥品質量和物流企業)成為“互聯網+藥學服務”模式的關鍵點、讓數據提升藥學服務競爭力、讓自主創新促進藥學發展、讓智慧藥學成為促進藥學發展的創新切入點,不斷開拓醫療健康與信息技術融合發展的全新境界。



        醫療健康服務與互聯網的融合發展對實現便捷化、精準化、智能化的醫藥健康服務,實現“健康中國”具有重要意義。近年來,隨著國家和各地一系列關于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的政策的發布,我國互聯網醫院的建設和發展明顯加快[1]。在此背景下,醫院藥學部門的藥學服務模式轉型勢在必行[2]。“互聯網+醫療健康”已成為智慧醫療的新形態、新經濟、新產業,而藥學服務作為醫療服務的重要組成部分,通過信息化、智能化發展,實現了“互聯網+藥學服務”。該模式以藥學與計算機的交叉為基礎,以信息為核心,極大地提高了信息傳遞和更新的速度,改變了傳統的藥學服務模式。這體現出智慧化發展的新價值,標志著醫院藥學已經進入智慧化發展的新階段。筆者經過3年多的互聯網醫院創建與“互聯網+藥學服務”的實踐,探討藥學服務智慧化發展的新思路,以期為實現醫療機構“線上+線下”藥學服務模式提供參考。?


        1 信息生產力推動藥學服務新生態


        信息日漸成為社會進步、經濟發展的內在驅動力,信息生產力是信息技術在各種因素的推動下迅速轉化的一種先進生產力的形態[3]。信息技術通過系列技術手段對信息資料進行獲取、采集、使用、處理與創造,其勞動對象逐步轉變為網絡視頻、數字信號、二維碼支付、物流數據等系列擬物,而不再是現場會議、現金、紙質書籍、支票等有形實物[3]。從目前來看,人類歷史上應用最廣泛、滲透力最強、發展最快的高新技術當屬信息技術[3]


        江蘇省中醫院(以下簡稱“我院”)作為全國中醫系統大型三級甲等中醫院,2020 年門診量約 520 萬人次,在全國各類醫院中名列第7位。尤其在藥學服務領域,我院在全國范圍內通過自建與合作建設共有道地藥材種植基地23萬畝,遍及貴州、安徽、甘肅、寧夏等23個省份,涉及 123 個品種;中藥飲片常規的品種約有 700 多 種,中藥飲片每日使用量近 30噸;常年生產25個劑型共157種院內制劑,代煎中藥量平均為2 500人次/日,膏方產量約為4萬料/年。隨著我院藥學服務大數據技術的發展,通過信息化技術以及各類藥學信息系統的開發,我院實現了藥學服務智慧化,體現了藥學服務新價值。


        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人民群眾上網習慣的改變,使得各種“互聯網+”模式的應用與推廣越來越廣泛和便捷[4]。2017年5月20日,我院互聯網醫院開工建設,2019年7月26日取得江蘇省首批互聯網醫院牌。以實體醫院醫療與品牌優勢作支撐,依托5G網絡,融入人工智能(AI)、云計算、物聯網、大數據、移動互聯網等先進技術,我院互聯網醫院為廣大患者提供的醫療健康特色服務受到了廣大患者好評。我院曾獲全國醫療機構互聯網品牌影響力第 11 名;其中“互聯網+藥學服務平臺建設”項目入選第二屆中國智慧健康醫療大會“智慧醫療創新應用實踐案例”,并獲第四屆全國藥學服務創新大賽全國季軍。由此可? 見我院創造了藥學服務新價值,推動了藥學服務新生態。“互聯網+藥學服務”模式流程如圖1所示。?



        2 構建我院“線上+線下”藥學服務模式,推動藥學服務新格局


        2.1 構建我院“線下+線上”藥學服務模式


        我院探索了由線下服務轉向“線下+線上”的藥學服務模式,首先是將藥學業務上線。業務在線的關鍵在于將醫院藥學的方方面面連接進入互聯網,使用云服務平臺,構建“線上+線下”藥學服務新體系。除線下服務外,線上也可集藥品費用支付、處方審核、藥品調配制作、物流配送與跟蹤、藥事咨詢等為一體,完成從“互聯網+醫 療”到藥品再到患者的完整閉合鏈,由此構建“線上+線 下”藥學服務新體系。2020年,我院累計提供線上藥學服務10萬余單(包含開方、審方),配送草藥3.6萬余單、院內制劑2.3萬余單、化學藥1.1萬單、中成藥2.3萬單、中藥煎劑4 000多單、膏方1 200多單等。我院利用信息技術,對病情穩定、非首診或急診的患者實施在線診療,解決了患者要反復到醫院看病續方的不便;并在線開展患者用藥咨詢等特色服務,通過線上服務改變了藥師以往面對患者的發藥交代模式,改為在線審方、推送用藥須知、線上用藥指導等藥事服務[5-6]


        2.2 藥品線上處方,提升患者滿意度


        為方便患者用藥取藥,我院藥學部與其他多部門聯動,通過智能化、信息化技術的融合,智慧藥學思維的運用和云藥房的建設等手段,搭建起“在線問診、開方、調劑及配送”的專業服務模塊,由此構建了我院“互聯網+藥學服務”平臺。患者足不出戶最快10 min就可以完成線上就診、開具處方并可選擇物流配送,節約了患者就醫與時間成本,取得顯著的社會效益。


        2.3 細化流程,實現“醫、藥、患”的無縫對接


        “互聯網+藥學服務”平臺將互聯網醫院客戶端收集的訂單整合發送至相應的各類藥房,由專業的藥學服務人員審方;待藥學服務人員確認無誤后,再接收訂單、打印標簽。標簽貫穿整個運行流程,標簽上會顯示患者處方信息與訂單號條碼、門診號條碼以及快遞信息等。例如中藥處方調劑人員收到標簽后可以利用移動配方系統,通過條碼掃描器(PDA)掃描門診號條碼,將處方信息錄入移動配方終端;藥師可在線上進行處方審核與駁回操作,在線下進行藥品調配與復核工作;藥品調配完成后,藥師通過掃描訂單號條碼將藥品交接給合作的物流公司(線下有的藥品種類,線上均可提供同質服務,包括中藥、化學藥、院內制劑、膏方、煎劑等均可配送,實現了患者在家輕松取藥)。該功能便捷實用、操作簡潔明了,真正為患者解決了“就診難、排隊慢、帶藥煩”的困擾。于患者而言,線上全天候的優質醫療、藥學服務,就 醫、取藥方式的改變,可減少到醫院“苦等 3 h,看診 8min”的不良就醫感受,減少了舟車勞頓和費用,節約了現場排隊取藥、繳費的時間成本,尤其讓醫療資源匱乏地區的群眾感受到不出家門就能看上名醫、在家等藥,讓醫療、藥學服務觸“屏”可及。“互聯網+”模式解決了傳統藥學服務的弊端,讓藥學服務變得高效[7]。這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我國醫療資源分布不均與日益增長的群眾健康需求間的矛盾,為政府減負,為群眾解難,提升了藥學服務的可及性[8]。“互聯網+”模式下藥品配送流程如圖2所示。






        3 “互聯網+藥學”實踐推動疫情背景下的藥學服務新途徑


        在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期間,互聯網醫院改變了傳統就醫流程,使醫療服務更加人性化、個性化、高效化。為了方便廣大患者尋醫問藥,從2020年2月1日開始,我院加大“云門診”服務力度,每天安排40位名醫專家在線坐診,同時增加號源,平時專家每次在線診療和咨詢患者不超過10人,疫情期間則增加至20人,有些專家甚至開放 30 個號源,以滿足患者需求。疫情以前,互聯網醫院的就診人數每日在80人次左右;疫情期間,我院全面開放在線門診后,上午半天的時間就有近300 人次接受了在線診療和咨詢,80%的患者來自外地。患者只需要在手機上下載江蘇省中醫院APP登錄云診室,就可以預約名醫,輕松實現在線診療、繳費并在家等藥。互聯網醫院蓬勃發展,雖然開展的醫療服務內容與實體醫療機構一致,但卻顛覆了人們對醫療服務的實施方式和空間的傳統認識。患者最顯著的感受是藥品配送模式的革命性變化。互聯網醫院就診,使患者不必再到實體醫療機構就診、取藥,一方面解決了疫情期間常見病、慢病患者的用藥需求,及時有效地提供藥品配送到家服務,減少患者在途的感染暴露風險,另一方面也節省了患者往返交通的經濟和時間成本[9-10]。互聯網醫院“云藥房”延伸了藥學服務的空間,突破了現有的藥學服務模式[11],在實現醫患共贏的同時,也開創了線上醫療和藥學服務的新局面。在此基礎上,藥學人員將藥學服務與新技術、新理念充分融合,促進藥學服務模式轉型,為藥學工作者抗擊疫情提供了新思路[12]。例如我院“羌藿祛濕清瘟合劑”和“芪參固表顆粒”2個防治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醫院制劑在醫學與藥學專家共同努力下,取得了江蘇省藥監部門的備案號,第一批于2020年3月2日正式投入醫院臨床使用。同年3月,在積極抗擊國內疫情的同時,我院藥學部迅速成立了14人的海外藥事服務團隊,通過7個海外華僑華人微信群提供藥事咨詢服務,并聯合僑聯,向意大利、英國、納米比亞等43個國家的海外華僑華人團體及個人寄出防治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制劑1 000多單。“互聯網+藥學服務”模式探索了疫情背景下的藥學服務新途徑,既發揮了互聯網醫療的藥學服務優勢,又體現了特殊時期藥師具有的重要價值。


        4 “互聯網+藥學”實踐推動藥學服務新思考


        4.1 讓“三管齊下”成為“互聯網+藥學服務”模式的關鍵點


        “三管齊下”即管好處方、管好藥品質量、管好物流企業。要做好“三管齊下”,一是建立處方審核流程,把好處方關。根據2018年國家衛生健康委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聯合發布的《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試行)》《互聯網醫院管理辦法(試行)》《遠程醫療服務管理規范(試 行)》等3個互聯網醫療相關文件,結合衛生部2007年5 月1日施行的《處方管理辦法》的相關規定,我院建立了處方審核質量監測與管理體系,保證處方出處能追溯、責任可追究,以確保用藥安全。互聯網醫院的在線電子處方及其調劑、配送記錄可供相關各方在線查詢,實現了藥品流通全過程的可追溯。藥品流通全過程的可追溯能顯著提高藥品管理的效率[13]。所有化學藥和中成藥均須通過藥品陽光采購平臺采購,有助于相關部門集中監管藥品陽光采購平臺配送的藥品質量;中藥飲片大多為優質的道地藥材,有助于確保其質量。同時,我院還有規范的藥品調劑流程,以提高藥學服務質量。此 外,我院進一步提升藥師處方審核專業能力,借助合理用藥軟件等信息系統,實時把控醫師開具處方的合理性,提高處方合理率。二是確保藥品質量與配送安全。藥品質量是確保患者安全的重要環節。藥學部門必須確保藥品來源、倉儲、配送全過程安全,從源頭把控藥品質量,防范藥品安全風險;選派專人跟蹤藥品配送情況,確保配送藥品安全、及時、有效、可控,實現質量與服務的“全程閉環”管理。三是必須確立物流配送企業的第一責任人制度。尤其是處方藥,其作為一種特殊的商品,直接影響患者的生命和健康安全,理應比一般商品有著更嚴格的物流制度。因此,必須明確規定藥品配送企業的資質和基本要求,由大型的藥品物流企業承接配送[14]。具體而言,快遞公司應在醫院現場駐點服務;門診部、藥學部負責管理物流公司,由專人回訪患者,征求對快遞服務的意見及建議;兩方還應適時召開專題例會,溝通信息,提升物流服務水平。我院還不斷完善“互聯網+”藥品保障供應配送管理制度和操作規程,明確雙方的權利與義務,建立對物流公司的考核與競爭機制,以此提高物流公司的服務質量。


        4.2 讓數據提升藥學服務競爭力


        應該讓數據變成生產的驅動力。藥學人員應從醫院藥學信息化過程中,積累數據資源,提取有價值的信息,提升醫院藥學服務水平。要優化醫院藥學服務流程、提升競爭力、提高患者滿意度,就需要充分利用數據、分析數據、整合數據,通過數據分析了解患者需求,知曉患者感受,以此來提高和完善藥學專業水平和服務設計。同時,有必要將醫院、醫師、藥師、患者、醫療和藥學服務有機串聯,對患者的服務需求進行個性化定位,提供患者驅動型、導向性的服務,讓數據提升藥學服務競爭力。?


        4.3 讓自主創新促進藥學發展


        信息生產力的發展是以信息技術為基礎,而信息技術的發展模式是先創新后集成。創新并非單指信息技術的創新,而是多層次、多領域的創新,包括服務、管理、模式、理論、方法創新等,這些創新活動是提高醫院競爭力、發展信息生產力的關鍵環節[3]。當前,“互聯網+藥學服務”模式是藥學工作的創新點,但是仍然需要在此基礎上實現服務再創新、管理再創新、觀念再創新、理論再創新、方法再創新與信息技術再創新。例如我院藥師研發了藥學信息數據庫、用藥指導系統、中藥飲片溯源系統、基于 AI 技術的飲片識別系統以及中藥炮制品數據庫,并以小程序形式移植到微信公眾平臺,開展線上藥學服務,實現了服務與信息技術的創新。再如伴隨醫院合理用藥水平的提升,患者對藥師專業水平的要求也隨之提高,而調劑藥師積極參與科室學科建設與科研工作,參與處方點評、臨床用藥評價,是提升自身專業技能、激發創新學習的內在動力。提供優質的、以患者為中心的藥學服務是關鍵。新形勢下,藥學人員應以日常工作為立足點,主動尋找創新切入點,積極利用科室內外資源,加強合作,多途徑、多手段達成創新目標,逐漸豐富業務內容,進而實現藥學服務轉型[11],讓自主創新促進藥學發展。?


        4.4 讓智慧藥學成為促進藥學發展的創新切入點


        “互聯網+”是一種發展模式和理念,智慧藥學便是“互聯網+”在藥學行業的成功應用。互聯網的成功融入,使得新的藥學服務模式層出不窮。例如通過互聯網技術,線上開設合理用藥咨詢、藥物治療管理門診等,使藥學服務內容和服務邊界進一步擴展延伸,這也對藥事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傳統藥學服務轉型智慧藥學服務,必須全方位系統升級改造,從模式、服務、業務、資源四方面轉型:(1)模式轉型——互聯網模式與藥學服務相結合就是“互聯網+藥學服務”[1],因此醫院藥學發展要從線下轉型為“線下+線上”服務模式。業務上線的關鍵在于連接,要將藥學服務所有點都連接在互聯網上,使用云服務平臺,并逐步實現整個生態系統的發展。(2)服務轉型——從醫院本位轉向患者本位是醫院服務的根本轉變,其關鍵是確立“患者第一位”的理念,一切圍繞患者為中心來服務。(3)業務轉型——藥學業務水平是最重要的服務基礎,必須加強藥學人才培養,讓藥師更專業、更專注,精耕細作、精益求精,將藥學服務做到極致。(4)資源轉型——以物質資源為主向以數據資源為主轉變是大勢所趨。醫院要以藥學數據驅動藥學業務工作,精細化管理藥品相關數據的挖掘、分析和經營,推動合理用藥,加強學科建設;打造醫院藥學創新大平臺,搭建“眾創空間”,讓智慧藥學成為促進藥學發展的創新切入點。


        5 結語


        互聯網時代為醫療健康帶來了新契機。借助“互聯網+”改變傳統藥學服務模式,為醫院藥學帶來了發展新機遇。“互聯網+藥學服務”模式并非簡單地兩者相加,而是將互聯網平臺與傳統藥學行業深度融合[15],實現“線 上+線下”的互通結合,是有效緩解“看病難”“取藥煩”的新服務,能夠創造新的發展生態。因此,采用智慧藥學新技術,堅持“以患者為中心”的理念,積極推進“互聯網+藥學服務”體系建設,是當前藥學服務的新實踐、新探索、新趨勢。現今互聯網已走向全面智慧化,這是一場生產力革命,而發展智慧藥學是“互聯網+醫療”模式的核心競爭力,必將開拓醫療健康與信息技術融合發展的全新境界。


        參考文獻



        [ 1 ] 孫哲,王鈺,趙立怡.互聯網+模式下醫院藥學服務模式轉型思考[J].智慧健康,2019,5(9):21-22,31.

        [ 2 ] 沈力,于廣軍,崔文彬.互聯網醫療服務的主要模式及走勢分析[J].上海醫藥,2017,38(9):6-9.?

        [ 3 ] 馬紅燕.新時代背景下信息生產力的發展[J].價值工程,2019(34):10-12.

        [ 4 ] 鐘燕珠,李輝誠,區炳雄,等.基于“互聯網+中醫藥”背景下我院智慧藥房管理模式的建立及實踐[J].中國藥房,2019,30(18):2460-2468.?

        [ 5 ] 張云鵬.基于“互聯網+”的網絡藥師信息服務平臺研究與探索[D].大連:大連醫科大學,2017.

        [ 6 ] 肖寧,王家偉.藥師將互聯網大數據引入慢病管理模式的創新思考[J].中國藥房,2016,27(22):3158-3160.

        [ 7 ] 束雅春,寧麗琴,陳列紅,等.公立中醫院建設互聯網醫院實踐與思考[J].中國醫院,2021,25(4):28-30.?

        [ 8 ] 李琳,宋士卒.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期間互聯網藥學服務實踐與研究[J].中國藥業,2020,29(8):18-20.

        [ 9 ] 鄭明琳,何璐璐,王世燕,等.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期間互聯網+藥品配送質量管理實踐與探討[J].中國藥業,2020,29(9):46-48.?

        [10] 余文詩.醫聯體模式的互聯網醫院設計與建設研究:以武漢協和醫院為例[D].武漢:華中科技大學,2017.

        [11] 曾娜,孫華君,于廣軍.互聯網醫院云藥房藥品配送模式的成效分析[J].上海醫藥,2020,41(17):9-13.

        [12] 孫華君,魏明月,于廣軍.互聯網醫院云藥房的藥品配送模式[J].上海醫藥,2020,41(17):6-8.

        [13] 黎東生.護航“互聯網+ 藥品”供應保障服務[N].醫藥經濟報,2018-04-26(F02).?

        [14] 李新辰,趙志剛.藥學服務創新:病房藥房有哪些切入點[N].健康報,2020-09-11(005).

        [15] 張宏亮,黃振光.互聯網加藥學服務的研究狀況[J].海峽藥學,2020,32(11):123-125.




        基金項目: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國際合作項目(No.國中醫藥國際函〔2019〕100號)


        第一作者簡介

        束雅春,主任藥師,副教授,碩士生導師,博士,單位:南京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江蘇省中醫院藥學部。研究方向:醫院藥事管理。電話:025-86617141。E-mail:guzheng0512@163.com


        通信作者簡介

        江志偉,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博士。單位:南京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江蘇省中醫院藥學部。研究方向:加速康復外科、藥事管理。電話:025-86617141。E-mail:surgery34@163.com



        編輯:劉鈺

        審核:鄒小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