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qhdgi"></rp>

  • <tbody id="qhdgi"></tbody>

        <tbody id="qhdgi"></tbody>
      <tbody id="qhdgi"></tbody>
    1. <menuitem id="qhdgi"></menuitem>
      <code id="qhdgi"></code>
        ?
        ?

        解郁安神,宜選合歡

        日期:2021-06-01    作者:趙前思    來源:中國藥房網       分享 :

        吐尖絨縷濕胭脂。

        淡紅滋。 

        艷金絲。 

        畫出春風,人面小桃枝。 

        看做香奩元未盡,揮一首,斷腸詩。 

        仙家說有瑞云枝。 

        瑞云枝。

        似瓊兒。

        向道相思,無路莫相思。 

        枉繡合歡花樣子,何日是,合歡時。

        ——《江城子 繡香曲》


        合歡是生活中常見的一種植物,羽狀復葉,小葉對生,晝開夜合,故俗稱“夜合花”。夏季開花,頭狀花序,合瓣花冠,雄蕊多條,淡紅色,花艷似火。合歡入藥有合歡皮及合歡花,其干燥樹皮為合歡皮,其花和花蕾為合歡花。


        關于合歡,有一個凄美動人的愛情故事。虞舜南巡去不歸,妃娥皇、女英遍尋湘江,終未尋見。二妃終日慟哭,淚盡滴血,血盡而死,逐為其神。她們的眼淚滴在竹子上,化為斑竹,這斑竹又叫湘妃竹。后來,人們發現她們的精靈與虞舜的精靈“合二為一”,變成了合歡樹。合歡樹葉,晝開夜合,相親相愛。自此,人們常以合歡表示忠貞不渝的愛情。因此,合歡也成了夫妻好合、美好愛情的象征。合歡花的花語是:兩兩相對、夫妻好合,與百合花相似,都是人們對于愛情的美好心愿。合歡藥用


        合歡皮


        全國大部分地區均產,夏、秋二季剝取,曬干,切段生用。合歡皮又名合昏皮、夜臺皮,性平味甘,歸心、肝、肺經,具有解郁安神、活血消腫的功效,用于治療心神不安、憂郁、失眠、肺癰、癰腫等癥。臨床上治療情志不遂,忿怒憂郁,煩躁失眠,心神不寧等癥,可單用或與柏子仁、酸棗仁、首烏藤、郁金等安神解郁藥配伍。治療跌打損傷、損筋折骨,可用合歡皮配麝香、乳香研末,溫酒調服。也可與桃仁、紅花、乳香、沒藥、骨碎補等活血療傷,續筋接骨藥配伍同用。治療肺癰,胸痛,咳吐膿血,單用有效,如黃昏湯,也可與魚腥草、冬瓜仁、桃仁、蘆根等清熱消癰排膿藥同用;治瘡癡腫毒,常與蒲公英、紫花地丁、連翹、野菊花等清熱解毒藥同用。煎服,6-12g,外用適量。合歡皮有理氣的作用,孕婦慎用。《神農本草經》記載:合歡皮“主安五臟和五志,令人歡樂忘憂。”《本草匯言》亦記載:“合歡皮,甘溫平補,有開達五神、消除五志之妙應也……”


        合歡花


        合歡花葉及花夜間成對相合,翌日清晨又舒展開來,故又稱“夜合花”。每年6月花開時,綠黃或淡黃褐色的花朵在枝頭綻放,風里送來合歡花的氣息,不像玉蘭那么清高,也不像玫瑰那么濃艷,但那淡淡的清香卻讓人難以忘記。合歡的花期比較長,從夏天一直延續到秋天,花冠呈漏斗狀,淡紅色。合歡朝開暮斂,所以又有合昏、夜合等別名。合歡花具有解郁安神的功效,臨床上多用來治療肝郁化火(憤怒型)、心脾兩虛型不寐。《分類草藥性》載:合歡花“能清心明目”。現代藥理研究,合歡花內含合歡甙,鞣質。可用于心神不安、失眠健忘、胸悶郁結、神經衰弱、視物不清等。花類藥物質地輕清,作用緩和,也需考慮這一點。煎藥用量:5-10g。


        隨著現代生活節奏的加快,工作壓力的增大等因素,造成了抑郁和失眠的人數逐漸增加。中醫認為,抑郁屬郁證范疇,以心情低落、興趣減退、胸部滿悶、脅肋脹痛等為主要臨床表現,多由情志不舒、氣機郁滯所致。失眠屬不寐范疇,以入睡困難甚則夜不能寐、睡后易醒、心煩多夢等為主要表現,多是由于心神失養或邪擾心神不寧所致。中醫認為此類疾病發病的基本病機是肝氣郁結、心神不安,所以治療上應以疏肝解郁、寧心安神為基本法則。現在很多人失眠是由于思慮、緊張等精神因素引起的,合歡適用。


        《本經》言合歡,未論及是合歡皮還是合歡花,二者雖然均有較強的安神作用,均具有“安五臟,和心志,令人歡樂無憂”之功效。但其臨床是有區別的:合歡皮安神解郁,活血消腫。合歡花安神解郁,無活血消腫之能。花與皮同源,然花氣緩力薄,必重用久服,方能奏效。張秉成在《本草便讀》中寫到,安五臟以益心脾。智足神聰。皮可行皮,花能養血。入脾胃,長肌肉,續筋骨,補而不滯。


        合歡除了觀賞價值,藥用價值,還具有文化符號的意義。清代初年,合歡是京城廣為栽植的花木,文人常于合歡花下雅集。《紅樓夢》第三十八回《林瀟湘魁奪菊花詩 薛蘅蕪諷和螃蟹詠》云:黛玉道:“你們只管吃去,讓我自斟,這才有趣兒。”說著便斟了半盞,看時卻是黃酒,因說道:“我吃了一點子螃蟹,覺得心口微微的疼,須得熱熱的喝口燒酒。”寶玉忙道:“有燒酒。”便令將那合歡花浸的酒燙一壺來。由此可見,合歡花酒折射了曹雪芹及其《紅樓夢》與地域文化、時代風習、家族傳統之間的關系。


        作者簡介

        趙前思,女,荊門市中醫醫院藥師,從事中藥相關工作。


        欄目編輯:劉鈺

        責任編輯:鄒小勇

        關注我們 :  
        ?